肉肉啊-肉肉

相遇是万里挑一

估计是最后一次在这里看着午后阳光慢慢的喝完一大桶酸奶吃完一份薯条,手里拿着连睡觉都不愿意放下的书。本来说考完试要去南京的,假如计划没有变化,现在的我应该是坐在梅茜酒吧,不是有多怀念南京的生活,而是有多想念那个酒吧。想念那里的一点一滴,美好的时光跳跃进夜晚的梦里。那里有我寄去的信,我留在那里的车票,整本我写下的睡前故事,还有我爱的人。早上昏昏沉沉不想起,偌大的屋子,只有我自己。不知不觉睡到了十一点,被噩梦惊醒。醒来心有余悸。最想念的那个人总会无时无刻的跳进你的梦里吧。梦见他都好,就告诉自己,一切都好。梦见他不好,就安慰自己,梦与现实是相反的。那,梦见他丢掉了你,又该怎么办。明明还是三月份,却让人烦的说不出来。坐在这里,看见好多小朋友,跑出来跑过去,低下头,《让我留在你身边》,反正生活中还是要过下去的,那,就一步一步的,让我留在你身边。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很多人陆续相爱,很多人陆续分离,很多时候,宁愿大晚上走过五六个路口去寻找一本书,却在拿起手机想给一个人打一个电话的时候,忽然放下。不是心里觉得累,而是怕打扰到他,因为知道他累。很多时候很想一直默默的陪着他,可是这个时候,我却没有时间,希望很久很久以后,我可以一直陪着他吧。虽然只是希望。我喜欢这样的希望,因为希望是对的。有好多人觉得我委屈,但静下心来仔细想想,人生细水长流,或许就是要这样。不知道两个人最合适的的相处方式如何,是要慢慢的走。可能他已经想离开了,也好,至少知道了这就是最合适的相处方式。假如往人生的长远处想,一家人的意思,就是想尽办法让对方过的很好。想尽办法选择他最喜欢的生活方式,他喜欢什么样的陪伴,那就选择什么样的陪伴。其实我也是这样,一直在心里很想你,但怕你忙,累,所以,没有给你联系。我的心里一直很想你。


开往青春的列车,会有一大群人在窗外挥手,再见啊,保重呐!即使没有人在窗外也没关系,因为会有更多更好的人在终点站等着你。在那群人后面,微笑看着你的,是那个曾经的你。你要过的好好的啊,我最亲爱的自己。就算这个世界都把你抛弃,那么也不要忘记,未来会有人等你靠在他肩膀上回忆。


梅茜酒吧   有张嘉佳   有牛爷爷  有梅茜  有九筒九条    还有  希望夏天    我的那个你可以陪我一起去


2015.01.17                                                          

凌晨,听手机里你的睡前故事,来自于我的声音。                                     我曾经无数次想过,什么时候能去南京?                                                    什么时候能踏上南京的土地?            车站有没有匆匆的人群,温暖的光线还有你的眼神微笑和拥抱?                这一天,终于来了。                           下午,4点10分,K47,南京。          这趟列车将要带着我的梦想,我的信仰,我的思念和爱开往那里,那个我朝思暮想的地方。                           冬,晴,我就要拉着行李箱,暂时告别我的家乡,去另一个城市,远方,第一次独自一人。                              你说过,去远方,而漫山遍野都是家乡。南京是,你也是。                       鼓楼,1912街区,上海路,新街口。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Mercy    梅茜。                                                无数次在梦里到过,摇架椅,花花草草,老张的温柔,两只猫猫,一条金毛狗子,一个牛爷爷,思思,还有你。                                                    南京,于我而言,早已不是一座城市,而是烙印,在心上。                    算算时间,到达南京是凌晨,有没有霓虹,有没有夜空中最亮的星,有没有的广告牌一下子跳进我的眸子里。这些都是未知,已知的是,我的瞳孔里,栖息着你。                                  我想留下我的故事,在南京。我想在那里抱抱梅茜,抱抱你。                   我想告诉你,我要留在南京。             我想在南京的夜空下,对着风说,南京,我爱你。                                  说,张嘉佳,我爱你。                       我要留在你身边。


不知道看过多少遍老牛写的张嘉佳了,他笔下的张嘉佳,褪去了那些所谓的光环,变成了那个真实的我爱的人。                                                    同样作为作者,我知道老牛见到的张嘉佳和其他人不一样。                       身边的人都是因为我才知道张嘉佳的。                                                    他们说,张嘉佳看着好老啊,头发都有点白了呢!你怎么爱这么一个人啊?                                                我笑笑,不说话。                                               有人问我,他有多大啊?                   我说,34。                                         那么大了还没有结婚啊?                   结过,离婚了。                                    为什么?                                             不知道。                                           可是我心里想过,是不是因为他当时收入不稳定,而薛婧的职业则需要家庭里拥有一笔稳定的存款。                但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个想法。                                                  只是心里默默地疼,心疼他自己承受了多少。                                             她为什么不能再给他几年时间,事实证明,再一年就够了。                      也或许不对,没有离婚,就没有满世界的旅行。                                       没有满世界的旅行,就没有那么多温暖。                                                   没有那么多温暖,就没有睡前故事。没有睡前故事,就没有《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没有《全世界》,就没有现在的他。前几天要离开南京,要离开梅茜时,我舍不得,舍不得到哭泣。               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可是短短时间就要离开,不知道南京会不会留我在这里。                                                    我说,我拼了命要留在南京,是为了张嘉佳。因为我爱他,因为我想陪陪他,想照顾他,因为我心疼他,从知道他的故事那一天开始。                         我知道他的睡前故事里全是故事,我知道他是个容易受伤的小孩子,我知道有那么多人爱他,却不一定是爱他这个真实的张嘉佳。                           去年,媒体疯传他和某女星恋爱,我在消息前默默流了泪。                        其实不是为别的,是怕那个女人伤害他,怕他再难过,怕他再白一次头发,怕他再喝酒喝到不知道醉,他的身体不能再如以前一样折腾一次了。每次都有很多话想说,每次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出来。                                  于是,我的话就一直在我心底。         只是看到我的哭泣才明白我是有多爱他。

来了南京十天,只有今天有时间去梅茜坐坐。                                           可是,去完了,就要回家了。                                    这里有我爱的人,这里有我爱的地方。                                                    这里有我舍不得的人,这里有我舍不得的地方。                                         这是我心心念想留下的城市。                                朦朦说我,你今天补了多少次妆。                         可是,这是因为脸上,粉总是被洇湿啊。                                                    刚刚在梅茜,付了款,看见九筒和九条都醒了,突然就不想离开。                                               坐在沙发上,抱着他们,                                     说你们听话,我要走了,下次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说我想你们啊                                                       说,九筒,你今天下午在我杯子里喝水,我都没嫌弃你。                                                            说你们记得桥生姐姐吗,她让我替她抱抱你们呢,我来了。                                                      说牛爷爷在那边吃饭,没空理我。                      说可惜没有见到老张和梅茜啊。                         说老张那么讨厌,去什么北京。                          九条一直在咬我的钱包,拽我的围巾。                                                    我说,你咬坏了,让张嘉佳给我买个新的啊。                                            九筒就在那东张西望。                                       店员姐姐问我,你明天是不是就要走了,我说,凌晨的火车啊!马上就走呢。                                                   九条把我的钱包咬出了好几个口子,我抬头问店员姐姐,我不走了,住这里好不好?                                        九筒跳下桌子,又跳上桌子。                               我把他抱过来,说,你看那边桌子上那一摞信,都是我写的,你们看好它们。                                                   低着头,看见桌面就有不明液体,一滴一滴的往下打。                                                                旁边桌上的美女姐姐说,你看他们笑了,他们不舍得你呢!                                                        我没敢抬头,因为眼泪根本擦不干净了。                                                    我抱着九条,把眼泪擦在他肚子上,九条嫌弃的用爪子抹抹肚子。                                              我笑,九条九筒,我走了,只要南京要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等我考上南京的大学,我天天来看你们,来看梅宝儿,来看牛爷爷,来看老张。                                                可是,为什么我要哭呢?我应该对自己有信心啊!我们约好了一起留在南京的。                                                狠狠心,走出店门,摆渡人影视创作基地里亮着灯,牛爷爷还在吃晚饭,刚才只打了个招呼,还没和他喝一杯。                                                   梅宝儿估计睡觉了,                                                  老张在北京吧,刚刚发了微博,可能在吃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顿饭。                                           我拉上行李,回到家乡,带了好多的东西,好多故事,好多变化,好多回忆。                                                   我想留住我在南京的所有记忆。                           老张,牛爷爷,梅茜,九条,九筒,我想留在这里。